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天揽月的博客

 
 
 

日志

 
 

【原创】喜鹊归来  

2010-03-29 15:41:0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下旬,春深的感觉是那么强烈。我和朋友在风河(我们当地的一条河流——笔者注)北岸散步的一个傍晚,习习凉风已经让我重新认识了春寒的滋味。正当我们要离去的时候,一阵鸟雀的叫声吸引了我。是花喜鹊!在我们头顶飞过几十只花喜鹊,他们徘徊在离我们不远的一棵大树的树冠。一种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的童年是在泊里(青岛地区的一个乡镇——笔者注)度过的。大概是源于对飞翔的一种梦想,小时候一直对大多数飞鸟存着一种善意。但在当时,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那里的人烟比较稠密的缘故,我所能看到的飞鸟种类有限,以麻雀和喜鹊较为常见。麻雀在当时被列为四害之一,有许多人称之为“家贼”,更有不解气的人称之为“老家贼”。那时候辨别能力有限,也就随人痛恨麻雀了。所见到的鸟儿中,能经常见到,又非常喜欢的,也就是喜鹊了(泊里的喜鹊,以花喜鹊为主)。我想喜欢喜鹊也是那个时代的一种氛围。因为不仅宣传媒体一直宣称喜鹊是人类的好朋友,可以帮助农作物去除虫害。并且在民间的文化当中,一直把喜鹊看成是一种喜庆的象征。我至今还记得我五六岁那年我们家的那张最大的年画就是“喜鹊登枝”,画中一丛腊梅,,一只花喜鹊盘桓其上,第二年又换了一张年画盖住了它,结果这幅年画还是“喜鹊登枝”,只不过那一丛梅花变成了半树梅花,喜鹊也由一只变成了两只。那时候也不懂什么欣赏,只是觉得挺好看,当让也觉得喜鹊是一种让人喜欢的鸟。在我记忆中的整个童年,对喜鹊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即使在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也不会想到用喜鹊的肉来充饥(以后听说喜鹊的肉很难吃的,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甚至每次听到喜鹊的叫声,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然而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六六六、DDT等各种烈性农药的使用,那种看着不怎么喜欢的麻雀渐渐少了,感觉人见人恨得老家贼终于趋向于销声匿迹了。在我心中窃喜的同时也不得不面对另一个尴尬——我能看到的喜鹊也越来越少了。可由于当时的学习环境日趋紧张,这方面的感觉还没有很强烈。

       1992年的春末,我坐车从泊里去青岛,心态放松的我从坐上公共汽车那一刻起,就把眼睛贴在了公共汽车车窗的大玻璃上,想寻找一些童年的记忆。然而我失望了,在一百多公里的行程中,我没有看到一只喜鹊,仅仅在灵山卫(青岛地区的一个乡镇——笔者注)附近的一棵快要枯死的杨树冠上,发现了一个喜鹊窝。大概这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在以后的日子里,因为忙于穿行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谋生,童年里许多和大自然相关的情景渐渐模糊了。可这次喜鹊的叫声再次让我想起了童年,想起了自己也曾经年轻过,想起了以前也有过的鹊鸟争鸣的场面,心中兴起一股难以名状的冲动。

        社会的成长也如我们每个人类似,都会犯错误,犯下错误也可能永远不能弥补。当年六六六进入麻雀和喜鹊的身体的时候,也进入了我们的身体。万幸的是我们没有灭绝,喜鹊也没有灭绝,我们还有时间去重新审视那曾经的过去,这是大自然给我们一个机会。六六六进入人体后,危害就已经产生,这种危害可能会伴随我们一生。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前进的代价,昨天我们深受其害,源于我们的盲动和无知,今天我们重视食物的农药残留,是不想农药对我们身体的危害加剧,更不希望祸及子孙。

         社会上能让人感到美好的东西本来也不很多,我真的不希望他们都一个个离我们而去。我想,在多年之后又让我看到喜鹊归来,不仅仅是因为还了我儿时的一个心愿,更重要的是让我看到了一种和谐,感觉到了一种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