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天揽月的博客

 
 
 

日志

 
 

【原创】狗(一)  

2012-12-01 11:08:26|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昏昏沉沉中,郑瞎子还是被门口一阵紧似一阵的叫骂声吵醒了。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数字八。他悻悻的骂了句粗话,也不知是因为吵骂声耽误了他睡觉,还是因为自己居然会起得这么晚。尽管他这几年没什么事可做,但每天早上的起床时间就像上了闹钟,每到早上六点半准时就醒了。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大黄昨天死了,自己有些伤心的缘故吧?郑瞎子自己猜测着。就在昨天,陪了自己十二年的大黄狗大黄死了,是无疾而终,但郑瞎子还是感到莫名的伤感。在郊区找地方埋葬了大黄之后,回到家就一直有昏昏沉沉的感觉。
       若不是门口叫骂声越来越大,今天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呢。郑瞎子想。
       门口已经聚拢了不少人,郑瞎子一出门就感觉到了争吵的两个人的骂战水平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因为其中一方是刚搬来几天的邻居——古稀之年的老刘,另一方是二楼小区的老住户——三十多岁的小任。老刘头一开口就把小任上溯八代所有的女性都挨个问候了个遍,并且骂起人来口吐“莲花”,半天都没有重复的粗话;而小任显然不是对手,在对方汹汹而来的语言攻势面前,只是在不断重复着那两三句骂人三字经。在他们的对骂当中,郑瞎子也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不过是因为小任家的孩子吃完香蕉,随手把香蕉皮扔出了窗外,而他们住的楼房属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楼底都有一个小院,香蕉皮正好落在了老刘的院里,于是老刘开口对着二楼就开骂了。二楼的小任自然也不示弱,楼前的骂战大戏也就不可避免的上演了。
        要是让他们这样吵下去,不止是自己不得清净,昨晚混混沌沌当中,还接到过儿子的电话,说今天要来看他。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儿子了。郑瞎子想,不能让他们在自己的门口前吵下去了。
        郑瞎子分开众人,挤到两人中间:“都说远亲比不上近邻,你们两个也不要吵了,听我说两句。”有可能大家都吵累了,也有可能大家给他这个老头子面子,场面果然逐渐安静下来。郑瞎子继续说:“其实我们邻居之间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是以团结为重。这位大家可能还不太熟悉”,他指了一下老刘头,“他以前是领导干部,骂人也是习惯了,小任,你也不必太在意”。小任听后,果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只是在嘴里小声嘟囔着谁都听不懂的话。然后他又转向老刘头:“老刘啊,您可是国家培养多年的干部,虽然已经退休,搞好邻里关系也是你的职责啊。年轻人有什么问题,你也要多担待。”看到老刘头紧绷的面容逐渐放松了,郑瞎子也就招呼众人散去。
       据熟悉郑瞎子的人说,这几乎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说过的一段没有语病的话。因为平时他经常病句错字连篇,比如说经常把“酗酒”说成“凶酒”,甚至还把人的姓氏读错,有一次,生生把一个姓澹台的人叫成“展台先生”,类似的事例举不胜举。今天的这么长的劝阻语(对郑瞎子来说已经算是很长了)几乎没有什么语病错字,已经足够他得意的了。可以说今天是郑瞎子很得意的一天,人都是这样,有得意就有失意和痛苦,说起来他最痛苦的那段时间应该是在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郑瞎子瘫痪的大儿子郑友闻去世了,他的大儿子下生就是一个瘫痪的傻子,因为他娘怀他的时候,正赶上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那次大饥荒,大家饿极了都乱吃野菜,一家三口一时不慎同时中毒,郑瞎子的名字正是因为那次中毒而得名。他的眼睛其实也没全瞎,只是视力降低了不少,当时农村还几乎没有近视眼,看到他戴着眼镜,大家就戏称他为瞎子。老婆经过抢救也被救过来,只是从此之后体格越来越弱。最可怜的是他的儿子,因为在娘胎里就被许多药物刺激,一出生就是全身瘫痪的傻子。为此,郑瞎子郁闷了很久,幸亏在大儿子八岁那年,体弱多病的老婆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郑瞎子给它取了个名字——郑友直
        郑瞎子很聪明,国家改革开放之初,他就干起了投机倒把的勾当,也曾经承包过村里的打铁铺和磨房,在发现国营运力严重不足时,又果断的卖掉自己手中的资产,在他们全县,成了第一批拥有小公共汽车的个体户,但苦于没有文化,事业一直没有做大。他的小儿子继承了他的聪明,甚至可以说是超越了他的聪明,上学的时候总是在学校里考第一,并且学习成绩远远高出同班同学,村里人见人夸,也有人说,他哥哥把他的聪明都留给了弟弟。
         十二年前,死的不仅是郑瞎子的大儿子,他那体弱的老婆也在那一年里开了他。一连串的打击让他有些萎靡,从那之后,他就收养了那条黄色的流浪狗。说实话,他并不喜欢什么小动物,也可能是缘分吧,就在他埋葬自己妻子回来的路上,遇上了那条黄狗,那条黄狗居然就跟着他回家了。
        小儿子在外面工作,他自己逐渐老了,也需要一个陪伴。可他也懒得给狗起个名字,况且他识字不多,就干脆根据狗的毛色,就叫它大黄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