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天揽月的博客

 
 
 

日志

 
 

【原创】狗(四)  

2013-01-04 11:01:00|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友直没有食言。在他进入官场的几年里,几乎顺风顺水。官越做越大,但他始终没忘记自己的父亲。他一直想把父亲接到城里居住,终于在那一年,大概是他刚刚升任市长助理的那一年,郑瞎子终于答应搬到城里了。

         自从儿子成了一名真正的人民公仆,回家与父亲团聚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那条捡来的大黄,就成了从来不喜欢小动物的郑瞎子的最亲密伙伴。随着身体日益老化,身体的各个器官毛病也开始多起来,尤其是他曾经受过伤害的双眼。与病痛斗争的过程中,郑瞎子感到思想也出现了一些模糊的空白。没有人会来关心这些空白的存在,大黄成了他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日积月累,竟渐渐对大黄有了一些依赖。一个人在乡下的生活越来越不方便,尤其是每次生病倒下,都是因为大黄不停地低吼,引来邻居才被发现。郑瞎子感觉很过意不去,都说养儿防老,自己现在老了,还是应该找他的儿子照顾。

        儿子实在太忙,虽然他在市里所有的市长助理中,排名才在第十四位。儿子可能也不很富裕,郑瞎子想,不要给儿子增添什么太多的负担。按照郑瞎子的要求,郑友直给父亲买了一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房子,而且是一楼。因为那个时期盖的楼房,一楼都是独门独院,也让跟随自己多年的大黄有一个安身之所。自己在农村时间久了,也喜欢有院落的房子。其实,郑瞎子心里还有一个想法:他知道老楼比新楼便宜,他不想因为给自己买房而影响儿子的生活。

        儿子也确实很孝顺,不但一切按照郑瞎子的吩咐办妥,而且还特别安排在新房里装了一部电话,给老人家一部手机,并把一些应急号码都给设置好。

        搬家那天,儿子没有来,只有五个陌生人去他家里,说是郑助理让他们来帮忙搬家,除了随身携带自己的贵重物品,再也没什么让郑瞎子操心的了。就这样,郑瞎子成了这个城市的一员。虽然一切如此顺利,但他总有一种说不清的失落感,或许是很久没见到儿子了,他心想。等搬家的人都离开之后,空荡荡的屋里只剩下他和大黄,郑瞎子久久看着门口,目光逐渐迷离,似乎在等待什么……

        晚上九点多,儿子终于回来了。但这次回来,郑瞎子明显感觉到自己与儿子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儿子在家的大多时间都在逗大黄玩。他不相信在狗身上真的能学到做官的道理,儿子却言之凿凿。说得多了,儿子便问:“爹,你相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郑瞎子点点头。“是啊,我也相信,可是我现在手里没有屠刀,要想放下屠刀,必然要先拿起屠刀,这样才能成佛。狗的哲学也是拿起屠刀的哲学。”儿子回答道。

         听着儿子的话,郑瞎子又一次语塞了。他知道,辩论起来,自己根本就不是儿子的对手,自己也根本说服不了儿子。儿子大了,一切由他吧。

         儿子还是那么忙碌,完全进入一个新环境的郑瞎子也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只是不知为什么,从那天起,郑瞎子在别人面前绝口不提自己的儿子。其实在那个小区里,有时间和他说话的也不多。他甚至发现一栋楼里居住好几年的邻居许多都不认识,说是老死不相往来一点也不过分。城里人的生活,给郑瞎子最大的印象就一个字:忙。有时望着身边匆匆走过的人们,他感到自己的存在都是多余,现在的自己,已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闲人了,除了排解点邻里纠纷(这是他在农村的拿手好戏),自己已经是无所事事的人了。于是他跟大黄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紧密了。他开始反思自己对大黄的态度:自己一直感觉人比狗重要,所以从没有把大黄看成是对等的伙伴,而在自己风烛残年的时候,身边却只有一条狗不离不弃的陪在自己身边。这些年,难道自己错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