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天揽月的博客

 
 
 

日志

 
 

【原创】忽律(二)  

2012-10-15 18:11:59|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的周凡,他自己都知道,这一副落水狗的倒霉相,没人会喜欢搭理他。但他坚信,曾诗玉一定是个例外。他做梦也没想到,听完自己的倾诉以后,她却一脸轻慢,只冷冷的对他说:“你是一个男人,你若想放弃,没有人救得了你。被一点小小困难就打倒的男人,也不配做我的朋友”。

         那一刻,他感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他想甩门而去,但冷静下来之后,让自己感到小玉的话本来也没什么错,何况,男子汉大丈夫本来就应该能屈能伸。

        虽然他不爱读书,但他的头脑本来就不狂热。认识曾诗玉之后,他甚至开始愿意听小玉给他讲书,不仅是《三国》、《水浒》、《堂吉诃德》这样的故事性强的书,就连有些思想性的书,从小玉的嘴里讲出来也感觉到那么动听。冷静下来的周凡不但没有觉得曾诗玉可恨,而且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谢。因为就在几天前,她还和自己谈起了那本充满犹太智慧的《财箴》,他想起了那句名言:“只要不断保持希望的灯火,就不怕无法忍受黑暗”。

        两天之后,他为自己制定了一个重新振作的计划。当然,这个计划少不了曾诗玉的参加,尽管有时候她也会让自己很没面子,但他不得不承认她不仅温柔、善解人意,更重要的是她的头脑,让他这个七尺男儿也感到佩服。甚至有时候感觉自己很难离开她。

        他有一位小叔,他曾经和小玉谈起过,这位现在国税局任副局长的小叔名字叫周明德,是他的同村的发小、是他的小学和初中的同学,也是他的同宗。一起上学的时候,他们曾经有过很不错的友谊,只是后来,小叔考上了大学,自己入伍参了军。再以后自己从部队转业参加了工作,听说小叔被分到了市国税局,他们生活的交集也越来越小,这些年就没有什么交往了。现在思前想后,能救自己的,就只有那位多年未见的小叔了。

       去见小叔前,他有过许多的犹豫和彷徨。毕竟他们很长时间没见了,更何况他们的社会地位相差悬殊,他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尴尬情况。针对可能遇到的情况,小玉和他一起演练了无数个应对方案。即便如此,当他提着小玉给他准备的那份重礼,在那个周末的傍晚走到小叔楼下时,他还是逡巡了许久。一直到他发觉小区里出出入入的人们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时,他才下定决心,按响了小叔家的门铃。

        其实小叔家远没有他想象的豪华,只是墙壁上有一些字画,显得比较雅致;小叔对他的态度也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复杂,还是和小的时候一样热情。只用了几秒钟,小叔就认出了这个同宗的侄子。他一面招呼周凡快点坐下,一面埋怨他到自己人家里还买什么礼物。落座之后,他问起家乡的老少爷们,问起大哥大嫂(周凡的爸爸妈妈),更是谈起小时候一起玩耍,上学的时候一起捉弄女同学的情形。在说说笑笑之间,周凡也逐渐放下了拘谨。周凡问起小婶子,小叔说你小婶子去美容了,要不然你可以尝到她的厨艺了,今天来了,等会儿就尝尝我的手艺吧。

         周明德笑着端起自己的玻璃杯:“我喝的是铁皮石斛,别人我还真不舍得,自家人来了,一定要尝一尝,这可是正宗的天目山野生的铁皮石斛”。铁皮石斛是什么,周凡不知道,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原来局长也用玻璃杯喝水,他见过的不管是科长还是小经理,都已经用上了一些非常高档茶具水具,他以为只有像他这样在社会底层挣扎的人才会用普通的玻璃杯。端着小叔给自己泡的那杯铁皮石斛,周凡也没觉得有什么神奇之处,既比不上龙井茶的清香,也比不上铁观音的汤色。但他知道,今天他到小叔家里来,目的不是为了喝什么铁皮石斛,可一时他又找不到一个话题的切入点,来之前和曾诗玉的排练不知什么时候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抬起头,客厅里的一幅画吸引了他。那是一幅人物国画,看上面的字,他才知道画里的人物是水浒英雄旱地忽律朱贵。在他的印象里,水浒的英雄很多,像什么快意恩仇的鲁智深、武松、武艺高强的林冲、卢俊义,还有什么足智多谋的智多星吴用,百步穿杨的小李广花荣……。至于这个朱贵,好像有这么一号人,大概是个开酒店的吧。水浒英雄这么多,为什么会在客厅里挂一幅这么个小人物的话呢?

       周明德好像看穿了周凡的想法,他指着那幅画说:“这可是我专门请了市著名画家绿藤先生给我作的画,现在绿藤先生的画市场价已经到了每平尺三千元了,你知道画上的朱贵的外号——旱地忽律是什么意思吗?”

        这个,周凡还真不知道。

       “忽律,本来是指一种是剧毒四脚蛇,以乌龟为食,它的可怕之处是吃掉乌龟之后,他会钻进乌龟壳里伪装成乌龟,看似温顺可爱,却能给给不明就里接近他的猎物致命一击。还有一种说法,忽律其实就是鳄鱼的一种。梁山的朱贵只是旱地忽律,失去水的支持,忽律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朱贵最终庸庸碌碌,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其实,可能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忽律”。

       周凡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是不是也有一个忽律,这么多年来,自己做过大家眼中的英雄,也做过混混、滚刀肉,但以往的经历让他感到只是浑浑噩噩的混日子。不管怎么说,小叔的博学还是令周凡赞叹,与他交往比较近的人里,大概也就是曾诗玉和小叔属于文化人吧。不过他一直以为曾诗玉的见解和行事作风一点也不弱于小叔。

        “咱们也别只顾闲扯这些没用的了,我们可是多年没见面了,这些年你还好吧”。小叔话锋一转。就是这一句话,让周凡感觉像是在漩涡中被人一把捞出一样,心里一阵轻松。本来自己一直找不到话题扯上自己的问题,小叔这句话,让他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于是他把自己的来意告诉了小叔,当然,他没有说起偷盗的事,只说和原单位领导处处不对付。

        周明德沉吟良久,用手拍了拍周凡的肩膀:“周凡啊,不管到哪里,工作一定要努力,一定要认真。你的事,我记住了,我会根据你的条件帮你的,只是结果也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

        周凡感到一阵温暖,他知道,小叔这么说,就一定会帮自己。所以小叔要去做饭时,他推说自己有事,怀着一股莫名的兴奋走了。临走时,小叔硬塞到他手里一盒铁皮石斛。

        果然在第二天中午,他接到小叔的电话,让他到龙腾公司去报到。这让周凡有些喜出望外。说起龙腾,那可是本地区的一个重要企业,因为公司具有一定的垄断性,工资高、待遇好,听说除了照顾老职工子女之外,只有各级领导的亲戚才有资格进入,许多比自己有学问的人梦想进去都很难成功。在这之前,对于这个结果自己想都不敢想。

        虽然还是去干司机,但对于这个结果,周凡已经相当满足了。因为除了司机,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当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曾诗玉时,她还特意做了一桌小菜为他庆贺。举杯之时,她说:“其实你的能力不止是开车,只要你有信心、认真学,在龙腾你还是能干出一番成绩的。”不管这话是不是醉话,但周凡听着特别受用,同时,一种说不出的责任感油然而生,虽然他不知道是为自己负责还是为小玉负责,抑或其他。总之,他觉得自己活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精神。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