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天揽月的博客

 
 
 

日志

 
 

【原创】血脉亲情  

2013-01-19 17:00:13|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每次填表,填到籍贯一栏时总是有些犹豫。我在胶南工作,籍贯却是在黄岛。听老一辈人说起过胶南和黄岛的分分合合,也便与我的老家有了一份亲近感。更何况在老家还有我的叔伯和兄弟姐妹,经常往来走动中,那血脉联系的亲情,让我对老家的亲切感与日俱增。

        小时候,亲情是自行车踩过的疲惫眼神。那时候的交通很不发达,大家串门大多是凭两只脚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百里的路程在那时我的记忆里好像遥不可及,等到有了自行车,单程大概也许要半天的时间。所以那时候很少看到老家来人。每次老家有人来,我都不忘在小朋友面前炫耀一番,一句“今天我叔叔(或者是哥哥)来了”,让我感觉脸上特别光彩。听爸爸说,以前老家的亲人们每次来我家都要早晨早起赶路,黄昏时才能到我家。每次他们一到家,匆匆吃过晚饭之后,都很快就呼呼的入睡了。现在好了,早上出发,中午就能赶到,见面一次,大家交流的时间也多了。

        时至今日,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次大哥给我买的小人书,小人书?那可是对我最大的诱惑。我小心翼翼的翻看小人书的时候,大哥问我还喜欢什么,我想了半天,居然回答还是小人书。那时的我,能想到的,大概也就只有小人书了。大哥笑了,我也把他开心的笑容收藏在心中了,连同那本小人书。尽管后来因为多次搬家,那本小人书找不到了,但大哥那开心的笑容,虽然时间的流逝,在我脑海中却日益清晰。甚至让我不敢回忆,因为每次忆起,都感觉到触碰到了心里某个最柔软的地方。

        刚上班时,亲情是拥挤的公交车碾过的焦躁。每次到车站去坐车,都要经过漫长的等待,然后是排队和对付车上拥挤的人群。为了回家看看伯父和叔叔,每次都要老早去车站打听消息,比如说到黄岛几点发车,回来的末班车是什么时候……。挤车的时候,更是要是出十八般武艺,既要保证自己能挤上车,又不能把身边的老人给挤下车,一旦没有挤上去,那就只能等待下一班车了。

       不管有多忙,每年我都要回老家看伯父和叔叔的。那一年因为工作忙,到腊月二十九了才安排出时间回趟老家。偏偏那年腊月里没有三十,也幸好腊月二十九还在通车。我也知道下午很快就会没有返程的公共汽车了,所以吃过午饭就匆匆和伯父、叔叔告别了。老天爷好像特别爱开玩笑,那天从中午起雪花纷飞,北风也开始肆虐。好容易等到一个小公共汽车,上车后才发现车上只有自己一个乘客。多亏小公共汽车主想在开发区还能拉到更多客人,于是载着一个乘客的小公共出发了。那一年大概是大家都因为急着回家过年,下午的开发区的路上已经很少有人走动了。小公共的主人不死心,在开发区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居然再没有一个乘客上车。风越刮越大,雪也越积越厚。小公共开始央求我坐别的车,我也知道那时候再等到别的公交车几乎已经不可能了。好说歹说,最终把我带到了灵山卫,转给了另一个小公共。于是,在灵山卫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后,那辆小公共终于向着胶南进发了。回到家时,整个城市在飞扬的雪花中已经是灯火通明了。

       如今,亲情是血脉相连的纽带。老家的哥哥姐姐和我都有了车,再也不用考虑脚步丈量数万米的煎熬,再也不用害怕被扔在半道回不了家。

      2012年12月1日,胶南和黄岛正式合并。我打电话给老家的二哥说,我们又是一家了。电话那边,二哥笑了,说我们本来就是一家。我眼睛一热,拿着手机久久没说出话。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