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天揽月的博客

 
 
 

日志

 
 

【原创】租房  

2014-08-09 22:19:43|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熬夜,今天早上本想睡个懒觉,楼下一片嘈杂声还是把我早早的唤醒了。妈妈告诉我,楼下的阿姨今天搬家。
      楼下的阿姨原本是海岛居民,随着社会发展,他的四个儿子先后放弃了捕鱼为生的生活方式,住进了城市钢筋混凝土的丛林里。子女们不忍心年迈的父母在海岛受苦,加上阿姨的老伴儿一年前突然偏瘫。四个儿子商议了一下,就把我楼下的房子租下给老两口住,四个儿子相距不远,也便于有个照应。

      一年前,我就和老两口正式成了楼上楼下的邻居,我住三楼,他们住一楼。因为阿姨的老伴儿已经瘫痪在床,所以里里外外看到的是七十多岁阿姨的身影,别人很少看到她老伴儿。不过我倒是见到过几次,因为阿姨年纪大了,许多东西经常会因为操作失误无法使用,比如电话和电视,而儿子们各有工作,也不一定都能随时来处理,所以我这个邻居就成了义不容辞的“维修工”。老大爷八十多岁,不仅瘫痪,耳朵也基本失聪了,我每次去他家,问他什么他都听不见。听说,这次房东拒绝与他们续约,跟家里老人的健康也有关系。
      相处一年,忽然听到他们要搬走,心里居然莫名的失落。我慢慢穿好衣服,想去送他们一程,没想到还没等我下楼,阿姨和她的一个儿子已经敲门了。阿姨是来道别的,而妈妈抓住阿姨的手,没说几句话,早已经泪水潸然了。我确信,妈妈的泪水,是从心里流出来的。租房子所受到的心理折磨,妈妈已经很难在心理上完全忘却。这道伤痕如今无意中被触碰,自然会牵动她的泪腺。
       几年前,我也曾经带着妈妈一起租房子。那时,就有好心的朋友告诫我,像我这么傻的人,租房子千万别和女人打交道。我当时颇不以为然,以为这是典型的性别歧视。不过虽是这么想,但因为提醒我的人和我关系太亲密,我也不得不列入考虑的因素之一。
      看中了房子的信息,自然要与房东联系,听到手机对面传来一个比较醇厚的男中音,心里也多了一丝宽慰。看房的时候,发现房子虽然宽敞,但有很多被损坏的地方,不过我不在乎这些,因为我也只租一年的时间。于是我就和房东攀谈起来,房东是个比我年龄还小的青年男人,我向他指出了房子已经存在的几处瑕疵,房东兄弟很不屑的笑了,他说,都是大男人,我的房子什么样我还不知道?损坏的地方,只要你不嫌弃就行,我还会赖到你不成?
       和房东兄弟谈的很投机,就初步定下了签合同交钱的日期,地点选在了要租的房子里。可到了签合同那天,房东兄弟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自己有事来不了,就让他老婆代替他签吧。虽然感觉有些不快,但转念一想,谁没点儿事啊,人家有事脱不开身,让老婆来也是有诚意的。所以那天,我带了一份租房的格式合同还是去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房东太太。房东太太一看就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因为该说的都已经和房东兄弟说了,跟房东太太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那天只是签合同、交钱,所以也没和房东太太多交流。我拿出了那份准备好的租房格式合同,房东太太看都没看一眼就把合同放一边了,难得的是她的脸上还露出轻轻的笑容,从挎包里也拿出了一份合同说,我都准备好了,您看一看,如果没什么意见,就签字吧!我无奈的笑了笑,拿过合同看了看,也没什么过分的条件,既然已经谈好了,当然不会反悔。签完字,按照合同交了一年的房租和几百元的风险抵押金。
       房子租好了,剩下的就是搬家了。妈妈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操之过急,以防搬家之后什么都找不到了。她把一些如衣服一样的小件东西,分门别类,逐一打包,甚至有些还做上特殊标记,由我把这些小件东西先用车拉过去,分别放在特定的地点,最后才让搬家公司搬一些较大的家具和家电。
      搬家烧炕,也算是我们这儿的风俗习惯了。亲戚朋友也借这个机会走动一下,乐呵一下。可还没乐几天,大概也就是搬完家一个星期左右吧,我刚到下班时间,就接到房东太太的电话,她说她在楼下了,能不能上楼跟我谈点事。那时正值冬季,我想一个女人在寒风里站着也不是事,何况她是房东。我就跟她说,我妈妈在家呢,你上楼吧。
      当我回到家才发现气氛不对,原来房东太太突然反悔,要给我们退钱,再让我们搬出来,言语当中还埋怨她老公租的价钱太低了。妈妈年纪大了,刚搬完家,身体都还没完全休息过来,一听这个消息就有点着急,希望房东太太重新考虑他们的决定。而房东太太似乎得寸进尺,她说,你们要是感觉搬家费事,我找几个人替你们搬家。我回家时,正好看到妈妈的无助和房东太太的蛮横,当时就火了,我对房东太太说,合同已经签了,钱你已经收到了,租期一一到,请我们也不会再留下,但现在,我们不会搬,你愿意怎么解决我随时奉陪。
      那次,房东太太一直口气强硬,我也没怎么客气,言语升级,我直接让她走人。她走后,妈妈倒是有些担心,她说,租人家的房子种人家的地,心里总是不踏实。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安慰她说,没事,我们是按合同办事。那天,我打电话给房东兄弟,问他怎么回事。他回答说,其实房子是他老婆的,有些事,他也做不了主。我当时就又被欺骗的感觉。
       好在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提前一个多月给房东兄弟打电话交房,结果他说,你还是跟我老婆交房吧,她不让我参与了。我有些生气,也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自己也没做错什么,还怕她能吃了我,跟她交房也一样。可事实完全出乎我的预料,电话打给房东太太,她听说我要交房,马上接口说,你们一定要给我把房间打扫干净,到时候我要去亲自检验……
       这个女人电话里一阵风一阵雨的,听得我脑袋都大了。反正咱没做什么亏心事,也不怕小鬼敲门。搬完家,我特意找人给她把房间打扫了一遍。可交房那天,房东太太进门第一句话就说房子打扫得不干净。我问,还有别的问题吗?她指着房子几处损坏的地方,一二三的数起来。我说,这些地方租房的时候就这样,你老公也看到了。她却斩钉截铁的回了三个字:不可能。
       那次交接不欢而散,我打电话给房东兄弟,他说,老婆的事情,他管不了,然后就匆匆挂掉了电话。接着,我就不断接到房东太太的电话,指证我对她的房子犯下的“罪行”。我忽然明白了,淡淡的对她说:“那几百元的风险抵押金我不要了,但你要是敢于再打扰我的生活,别怪我不客气”。
      这句话果然起了作用,在以后的几年里,我再也没见到房东兄弟和房东太太,但那次租房,却给妈妈的心理上造成了一些影响。这次,看到楼下的阿姨一家又要搬家,一下子触痛了她的心。她对我说,此生,再也不租房子住了。而我,一边安慰她,一边也庆幸有了自己的房子,不用再为租房烦恼了。其实,自从那次之后,我便对包租婆有了许多腹诽,甚至在骨子里对这个团体有一些轻蔑。
       直到前两天,我的一个同事——也是个包租婆,和我谈起租房子的苦恼,感叹房子不好租。她说,租给年老体弱的,怕人死在房子里,就很难再租出去了;租给单身的,又害怕交友混乱,引起邻居不满;租给外乡人,又无法预料后果……
    看来,包租婆也是一肚子苦恼。房客与房东,与利益相关,与感情相关,与人的境界与性格相关,唯独与性别无关。租房子,对于房客,是一种修行;对于房东,未尝不是一种修行。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